新闻资讯 News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创始人卸任CEO 摩拜彻底进入美团时间
发布日期:2018/12/24 阅读次数:240 来源:搜狐科技
    12月23日,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宣布辞任CEO职位,距离美团(即美团点评)收购摩拜8个月有余。这是继原CEO王晓峰卸任以后,摩拜送走的另一个灵魂人物,也是最具有摩拜标签的人物。在胡玮炜离开之前,美团创始人王兴成为摩拜大股东,包括胡玮炜等元老退入。历经一系列调整,摩拜正式进入美团时间,不过共享单车变现难的硬伤仍未解,难成独立的盛业模式。

    “不会离开”的创始人走了

    8个月前,在摩拜加入美团后的第一次全员大会上,胡玮炜表态“不会离开”摩拜,那时候她的身份还只是摩拜创始人。半个月后,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CEO,胡玮炜像大多数互联网创业公司创始人一样,出任CEO。

    12月23日,胡玮炜用内部信的形式结束了这种双重身份,宣布“从今天起,我将不再任摩拜单车的CEO,由刘禹接任摩拜CEO一职。”她认为,“在美团收购摩拜8个月的时间里,我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,把摩拜平稳的交接给了刘禹”。

    在这之前,业内人士曾猜测胡玮炜一定会离开,“因为这是被收购公司元老的命运”、“因为王晓峰走了”、“因为胡玮炜在被美团收购后第一次公开亮相时哭了”。理由很多,胡玮炜给出的答案是爱。“毋庸置疑,作为一个创始人,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,但是大家也都能明白,最好的爱不是去捆绑在自己身上,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的成长,我想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时机。”

    在内部信中,胡玮炜还透露了对于未来的计划,“出行行业的变革还仅仅是一个萌芽阶段,未来还大有可为,所以我仍然会在这个领域里面,投入我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业,这本来就是一个缓慢,需要耐心的领域。”她也强调此次卸任,“并没有宫斗,没有不和,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。”

    王兴则称:“非常感谢胡玮炜,不仅创立和塑造了摩拜这个优秀的品牌,也打造了一个优秀的团队,优秀的业务基础。祝福玮炜再创佳绩,也相信摩拜会越来越好。”

摩拜彻底美团点评化

    从节奏上看,胡玮炜的离开并不算突然。

    工商信息更新显示,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(摩拜运营方)于11月27日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,胡玮炜、投资人李斌、王晓峰、CTO夏一平等人退出,王兴成大股东,持有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95%的股份,美团联合创始人兼CTO穆荣均持有5%股份。新增摩拜总裁刘禹为监事。

    20天后,王兴和穆荣均将各自持有的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出资额全数质押。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王兴质押的摩拜科技出质股权数额为475万元,穆荣均质押的摩拜科技出质股权数额为25万元,质权人同为摩拜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,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,公司法人为胡玮炜,股东为mobike(HongKong)Limited。

    针对股东变更,摩拜方面对记者表示,摩拜法律实体的股东变更,系与并购相关的常规法律结构安排,公司法人仍是胡玮炜。对于质押股权,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媒体表示,王兴的质押或是通过VIE的协议控制,将中国内地企业与海外企业搭建权益连接,即通过将内地实体公司的股权质押给境外公司,实现对内地公司的控制。

“这两次调整,标志着摩拜离胡玮炜越来越远,彻底完成了美团点评化。”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直言,“胡玮炜离开,也意味着摩拜基本已经褪去了创始团队的基因,彻底成为一家美团的公司”。

    这一点从胡玮炜的内部信中也可看出端倪,“对于美团,摩拜正在积极拥抱,心怀感恩,这样才能协同成一个更强的有机体。美团是一个非常科学,客观的大家庭,非常多值得学习的方法论,我相信摩拜将会越来越好”。 诸如此类“摩拜融入美团”的描述占据了内部信不小的篇幅。

    “观察近年的互联网收购案,创始团队离开是大概率事件,创始人留在并购后的公司中,主要是完成稳定团队、帮助团队磨合等任务。比如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与胡玮炜一样,也是在完成阶段性使命后,离开原团队再创业。”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说。

亏损不止独立变现难

    从摩拜爆红到被收购再到创始人离开的路径中,可以窥见到这家共享单车代表企业正在为过去“补课”。

    正如胡玮炜在内部信中所言:我们停止了激进的扩张,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修炼基本功,更加重视用户体验,和对资产盘点,运营,维护的有效性。从这8个月的数字上看,我们大规模的削减了成本,也大大的提升了收入和订单数。

    这些举措究竟为摩拜带来了哪些量化的利好?美团在财报中并未单独披露,针对网约车及摩拜单车的经营状况,美团以一句“该分部亏损净额较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三个月有所减少”轻描淡写。

    同时在导致“新业务及其他部分”销售成本变化的前两项最主要因素时提到“由于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;收购摩拜而产生的物业、厂房及设备折旧增加”。

    胡玮炜也直言摩拜的努力还远远不够,“摩拜需要进行更加彻底的“基本功”修炼,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,也是相对’冷酷’的任务,摩拜每个人至少要站在一个3-5年的周期上来看这件事情,长期有耐心,持续地把基本功做好,并且更好地融入到美团的大组织里去”。

    其实,摩拜的变现难是整个共享单车的缩影。不论是苦苦支撑的ofo还是傍上阿里的哈啰,都对多样化变现苦无对策。

    这也间接放缓了共享单车行业的融资频率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5-2016年年摩拜一共完成五轮融资,2017年1月和6月分别完成2.15亿美元D轮和超过6亿美元E轮融资,这也是被美团收购前,最后获得的资本支持。

   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ofo的身上,2015-2016年,ofo一共获得6次融资,2017年3月和7月,分别完成D轮和E轮融资,相应金额为4.5亿美元和7亿美元,截至目前最后一次融资为2018年3月完成的E2-1轮融资8.66亿美元。

    资本对共享单车态度的反差,放大了共享单车的变现难题,难以自我输血的共享单车企业陆续出现危机。因此,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摩拜被收购是不幸中的万幸。美团则更愿意放大共享单车的社会价值和未来。如王兴在早期谈及摩拜时称,“要有耐心”。共享单车对消费者很有意义的,十年前人们骑单车,相信十年二十年后,人们依然会骑单车,比科技要长远很多。有信心通过长期的努力,把共享单车做成一个很有价值的服务。


江苏华企立方市场部编辑发布